因為有明顯的社會正義指向,收入分配改革的成敗還將關係到公眾對“改革”本身的判斷,關係到中國改革的“大氣候”。如收入分配調整能有效有力推進,就相當於重申了改革的制度目標和價值指向,也會起到在改革的異議者那裡為改革“正名”的效果。
  改革的呼聲因為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的臨近而再次高漲。10月28日有媒體報道,把初次分配放在重要位置、提高中低收入者收入,將作為收入分配改革突破點,有望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後出台相關措施。
  “收入分配改革”曾是上一屆政府任內一件大事,去年此時,輿論對它的熱議程度絕對不亞於現下對國研中心“383改革方案”的討論。國務院《關於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的若干意見》於今年二月公佈,“合法收入得到有力保護,過高收入得到合理調節,隱性收入得到有效規範,非法收入予以堅決取締”的原則確立。但是之後,關於其進程和成果,媒體則鮮有呈現。
  收入分配改革實際上是經濟改革、政府改革、社會改革的交叉點,其複雜性和重要性都在於此。具體的單項改革,如金融改革、財稅改革、政府轉型都可以在這裡合流,而宏觀上操控政治經濟體制改革的大盤則可以從這裡切入。但反向來看,也正因為它的目標本身就隱含著對現有制度環境的重建,它不會像具體的、單線改革那麼容易運用“制度空間”,那麼容易被現有體制兼容。八年久孕未產、執行中又被普遍預測“遭遇阻力”“深水博弈”,正是源自於此。
  很明顯的一點是,收入分配已經成為現在若干經濟社會改革的深層掣肘。以擴大內需為例,沒有城鎮居民尤其是低收入群體收入的增加,就沒有消費需求的釋放,刺激消費的政策就容易無的放矢;以推進城鎮化為例,沒有對貧富分化的約束,沒有收入差距的縮小,就談不上城鄉二元結構的打破,“人的城鎮化”就很難找到落點。在中國經濟調結構、穩增長的訴求下,這項改革直接影響著宏觀經濟政策發揮效用的空間。
  除此之外,因為有明顯的社會正義指向,收入分配改革的成敗還將關係到公眾對“改革”本身的判斷,關係到中國改革的“大氣候”。一直以來,始終有聲音認為,中國改革在帶來經濟奇跡的同時,也造成了社會不公和貧富分化,催化了權力腐敗和道德式微。這樣的判斷和觀感削弱了改革的共識,甚至將改革的合理合法性問題推到了前臺。在異常艱難的“深水區”,如收入分配調整能有效有力推進,就相當於重申了改革的制度目標和價值指向,也會起到在改革的異議者那裡為改革“正名”的效果。
  收入分配改革的直接目標是“提低、擴中、控高”,但理順收入分配機制還包含著一些隱性的命題:將公共資源出讓機制透明化,嚴密監管自然壟斷行業,加快政府職能轉變,甚至制度化反腐都是其中重要內容。正因如此,它的輻射性不僅限於收入分配領域,其社會正義的原則如能貫徹,將有助破除很多領域的深層壁壘。輿論對這項改革的再次聚焦,也表明瞭,這是改革進程中絕對繞不過去的命題。
     (原標題:收入分配成為改革的焦點)
創作者介紹

彭定康

hn25hnpxe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